IT运维变革引发的联动思考

随着需要管理的元素的增多,云计算数据中心运维需要顾及的方向越来越多元化。运维人员在管理日常的网络、物理服务器等设备外,对于虚拟机、虚拟网络、各个业务应用流程等方面成为了他们新的工作重点。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打通网络、计算之间的隔阂,实现资源的融合管理和智能调度,将是实现数据中心基于业务调度,并最终实现自动化的关键。

总结:

在云计算环境中,虚拟机虚拟镜像磁盘文件把基本操作系统、客户需要使用的应用及运行应用所需的中间件等组件一并打包在内,免去了传统环境下为用户进行复杂安装配置的过程,做到开箱即用,实际上成为了企业的虚拟资产。这和传统环境下需要保留主机运行环境,保存安装软件不同,虚拟机镜像文件随时加载意味着新的虚拟设备可以在需要时快速进入生产状态,特别是一些测试开发环境的准备,可以通过原始的虚拟镜像快速恢复到用户所需要的状态。

通过新发布的iMC
DCM2.0解决方案,运维人员可以在同一界面中不仅可以实现传统的IT运维系统中对于数据中心物理层面的全管全控,同时还可以实现虚拟机、虚拟网络的开通和运维。此外,iMC
DCM2.0解决方案也提供了非常便利的虚拟机与物理机之间的呼应关系,即便虚拟机发生了迁移,运维人员也可以非常方便的了解到相关的虚拟机迁移到了什么地方,不同的物理服务器上究竟在运行着哪些虚拟机,各个虚拟机分别占用了多少网络资源等等,通过与不同虚拟化产品的API接口相结合,iMC
DCM2.0解决方案可以实时生成虚拟机的物理拓扑,将传统的物理拓扑和虚拟机有机的连为一体。通过这样的手段,即便是面对云计算数据中心,运维人员也可以非常清楚地了解到整体数据中心的运行状况,解决了对于云计算数据中心的运维瓶颈。

同时,高度集约的数据中心虽然节约了企业分散在各地的计算成本,但是企业的核心数据中心却变得更加的复杂和庞大。无论是服务器等计算资源还是交换机等网络资源,它们的节点数量、相互之间的关联程度都变得更加的繁杂。这些资源对于IT运维人员来讲,是一些分散的资源,如果采用传统的方式进行运维管理,往往造成顾此失彼的现象。

在云计算实践之前,数据中心的绝大多数应用服务都部署在物理机上,随着物理设备逐渐老化,性能逐渐下降,所运行的应用软件的稳定性和可靠性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要把服务迁移到新的系统上会面临很大的风险:一方面是因为开发人员的流动性,当需要迁移服务时,难以找到原开发团队的相关人员;另一方面是软件对新运行环境的兼容性问题,软件所依赖的特定接口或者函数库在新的系统里并不一定兼容。引入云计算技术以后,人们采用新的虚拟化的辅助技术(P2V)能够把应用服务与操作系统一起从物理服务器上迁移到虚拟环境中,管理员不再需要触及与系统紧密整合的应用的相关代码,大大提高了系统迁移的可行性和成功率。迁移后的服务器,不仅可在一个统一的界面中进行管理,而且借助虚拟机化管理软件,在这些服务器因故障停机时,可以自动切换到网络中其他可替代的虚拟服务器中,从而达到不中断业务的目的。

早期IT管理人员对数据中心的管理强调两个方面,第一,对数据中心各个环节进行维护,确保数据中心的稳定性;第二,当数据中心内出现问题时,及时定位并且解决问题,缩短故障时间。对于很多中小企业来说,这样的运维工作已可以满足他们的日常需求。

三、完善的安全管控策略;

在传统的运维管理中,为了保证可靠性和伸缩性,不仅需要在部署阶段进行支持,而且还需要随时监视应用的运行状态,判断是否存在节点失效或者负载过高等情况,一旦发生异常,管理员根据事先制定好的工作流程来启动备用的服务器,运行相应的管理脚本来对新的服务器进行配置和初始化等。而在云计算环境中运维人员一部分负责物理设备运转,一部分负责应用相关的监控和管理。运维人员定位系统故障不再只是依靠传统的网管手段,需要更深入地通过云计算管理平台以及虚拟设备管理平台,来分析系统的运行效率和故障原因。

数据中心管控的新挑战

2、数据中心设备“零配置”。这里所说的“零配置”是相关设备与IT运维系统之间的配置关系。对于企业用户而言,内部的信息化设备的品牌繁多,相关设备的更新换代也比较频繁。如果运维系统需要针对每一台设备进行配置备案的话,工作量浩大而繁琐。而iMC的“零配置”指的是IT运维系统对于相关设备的自动识别,相关监控数据的自动采集和抓取,这样既节约了运维系统的上线时间,又降低了管理者的工作成本。
 
3、网络服务自动编排。在云时代的数据中心环境中,我们所面临的不再是一成不变的设备环境,基础设施可能随着业务需求的变换而不断增长、调整。为了屏蔽不同厂商、不同型号设备的差异,使IT管理员聚焦在服务本身,必须要作到对资源及业务的快速开通,实现高度智能的自动化管理。iMC借助融合的资源管理能力,将各种资源提供的能力抽象出来,建立统一的机制,实现基于业务的编排能力。
 
4、IT服务水平自动度量。根据ITIL信息技术基础架构库)规范要求,数据中心IT服务部门通过服务水平管理SLA)来保证其服务有效,建立服务健康水平监督体系,来保证服务达到规定的健康水平等级,即使服务失败,也可以正确分析原因,帮助IT服务部门做出正确的应对决策。

引入了云计算之后,运维的重点将不仅仅是原来管理的设备运行正常,网络畅通,还将关注资源的主动供给、自动配置、可持续性、可追踪的实时配置管理。

随着云计算时代的到来,数据中心的发展上升到全新的局面,因此运维工作的整体目标也发生了质的变化,这给IT管理融入了新的元素。

也许IT运维发展的成果显现没有企业信息化建设成果那样应时应景,但如果没有IT运维管理工作的持续性投入,企业的信息化建设绝对无从谈起。从早期简单的单机管理,到如今的企业云的管理和运维,在不经意间IT运维管理已经在发展中从一棵幼苗孕育成了一棵充满生机的苍松翠柏。

图片 1

对于统一的融合管理,需要融合哪些方面?通过什么样的手段进行统一管理?对于这些问题,H3C的iMC2.0数据中心管理解决方案提出了很好的参考意见。

面向对象调整:资源管控成为了运维的核心

一、融合的基础设施管理;

2012年2月24日,H3C以“融智开放
因云而变”为主题,发布了iMC数据中心管理2.0解决方案简称iMC
DCM2.0),其中重点强调的功能就是对于整体IT资源的融合掌握和智能控制。

变革带来的思考

以业务为核心的管理理念:自动化及端到端业务交付

1、虚拟资源自动迁移。服务器虚拟化为保障VM系统的可靠性、灵活性,提供了VM迁移、以及高可用性HA)、热备容错FT)、动态资源池调度DRS)等特性,这些特性都会影响VM的物理部署位置,而VM接入物理网络设备是需要一定的网络资源配置的,其接入位置的动态性就要求物理网络配置能提供随需而动的管理能力,否则VM对网络的连通性、安全性、可靠性需求就无法得到保障。为了实现网络配置的动态迁移、随需而动,准确定位VM和物理交换机的连接关系是关键能力。正在形成标准的802.1Qbg协议不仅保证了所有网络流量都必须在物理交换机上处理,而且通过EDCP/CDCP/VDP等协议解决了VM和交换机连接关系的定位需求。另一方面物理交换机端口和VM的1:N连接关系,使针对每个VM的网络配置实现精细化控制是非常复杂的,H3C实现的802.1Qbg方案通过在物理交换机上支持vPort概念,为解决该问题提供了更好的支持。iMC基于802.1Qbg实现了虚拟化环境中网络配置的自动迁移能力。同时基于iMC对于网络和服务器、VM的融合拓扑分析能力,支持vSwitch环境下的网络配置自动迁移能力。首先根据用户应用对网络资源的需求,定义网络资源类型。然后将此网络资源类型分配给不同的VM,则VM在迁移或启动时,就会在网络设备中自动分配相应的网络资源。

数据中心的运维管理一直是企业IT管理人员关注的焦点,而数据中心的管理工作纷繁复杂,既有计算节点方面的系统维护,又有网络节点之间的网络管理,各种业务系统的维护也是IT管理者需要考虑的范畴。

云计算最终的目标是达到系统的按需运营,运营系统能够根据用户请求执行服务的开通。任何一套管理系统,都不可能满足所有用户的需求,在云时代尤其如此,这就要求用户在建设数据中心时具备开放的管理战略,IT管理系统具备开放的能力。iMC是一个开放架构的SOA平台,所有iMC相关产品都是在此统一平台上开发的,并在此平台上封装网络服务并开放服务接口,第三方产品可以使用基于iMC
平台和开放的API接口实现对网络资源的调度。

数据中心的发展

4、 业务流量分析。针对网络流量以及相关数据包进行分析,一方面保证相关业务的带宽稳定,同时衡量出不同业务对于信息化资源的需求,另一方面,对网络流量的分析也可以杜绝安全隐患。

另一方面,网络和服务器的边界也变得更加模糊,这带来了网络及计算资源的协同调度问题。在创建虚拟机或虚拟机迁移时,VM主机的正常运行,不仅取决于在服务器上的资源合理调度,同时也取决于网络连接的合理调度。打通网络、计算之间的隔阂,实现资源的融合管理和智能调度,将是实现数据中心基于业务调度,并最终实现自动化的关键。

2、 虚拟网络管理。将虚拟网络与物理拓扑图进行结合,动态显示虚拟网络、虚拟机的变化迁移,将原本比较抽象的虚拟机和虚拟网络进行实体化管理,帮助用户解决虚拟化的管理瓶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