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j8828.com 1

【www.hj8828.com】金立的云上野心和求实路线

“未来二三十年里,人类将进入智能社会,云将成为智能社会的重要基石,华为有决心、也有能力和广大合作伙伴一起,在智能社会时代打造‘全球5朵云’之一。”这句话是华为轮值CEO郭平在上海开幕的HUAWEI
CONNECT
2017上的一句话,表面看起来没毛病,但实际上,这样的话在华为心里已经憋了好几年,能喊出来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

原标题:华为的云上野心和现实路径

www.hj8828.com 1

华为云已经成为全国“五朵云”之一。

你可能会说,在云计算已经成为未来商业的基础设施,甚至云计算与物联网、终端、应用已然成为不可分离的整体时,华为的这一举措并没有错。道理是这样,但其实一直游走在运营商“阴影”下的华为,哪怕一脚踏进云计算的地盘,心里面也是打鼓的。

根据国际数据公司(IDC)最新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9年上半年)跟踪》报告,2019年第二季度,华为云以6.7%的市场份额位列阿里云(41.6%)、腾讯云(11.88%)、中国电信(8.54%)之后,排名全国第四。这是华为云首次进入全国前五。

与运营商为敌,华为的犹豫不决

对此,华为云相关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我们觉得这个成绩很一般。”对于习惯在全球寻找坐标的华为来说,也许这确实不算什么。

近日,任正非签发华为名为《关于Cloud
BU组织变动的通知》的文件,宣布对其公司内部组织架构进行重大调整,将云业务Cloud
BU迁移至华为集团下,升级为该公司一级部门。这意味着,Cloud
BU终于与企业业务、消费业务、运营商业务站到了一个level上了,比这更值得深思的是,这是华为有史以来第一次与运营商“唱对台戏”,而能做出这一决定,相信任正非也比较纠结。

但业界并不这么看。IDC相关人士认为,华为云已经驶入发展快车道,无论在组织扩张、市场运营还是行业拓展上都表现很突出。

无疑,没有电信运营商,就没有华为进入通信设备和解决方案提供商全球第二的成绩。所以,早在2010年,华为总裁任正非就承诺,华为做云计算和传统IT企业不同,一定要抱紧电信运营商,做的“云”一定要使电信运营商马上就可以用,否则就是死路一条。承续这一态度,2013年,时任华为轮值CEO副董事长徐直军也表态,华为作为ICT领域的基础设施提供商,将严格限定自己的业务边界,不做运营商的运营商,尽可能不与合作伙伴发生竞争关系。

华为总能带来惊喜。两年多以前的9月5日,在黄浦江畔举行的2017年华为全连接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宣布,刚刚成为一级部门的华为云BU要打造全球“五朵云”之一。当时,在IDC跟踪报告中,华为云在国内市场上还属于“其他”,位列十名开外。即便是2018年,华为云也只是排在第八名。

如今,这一“承诺”终于被自己打破,华为终于开始与运营商撕破脸皮,不再考虑如何与运营商云业务保持利益平衡的问题。那么,这一尴尬角色会给华为带来哪些不利影响呢?

在许多人看来,全球“五朵云”不过是华为吹的又一个“牛皮”而已。

www.hj8828.com,一是,运营商业务的特征与市场化的企业业务、消费业务和云计算完全不同,华为高调挺进公有云领域,运营商的脸色不会好看,在电信设备、系统订单上,会不会卡华为的脖子,这样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二是,与阿里云、腾讯云、谷歌、AWS、微软Azure等不同,华为与IBM、DELL、惠普等属于基础设施提供商,售卖服务器、存储、网络产品和解决方案,涉足云计算领域,相当于与客户“反目”,恐怕殃及企业业务是必然的事情。

谁能想到,华为云这么快就实现了全国“五朵云”的小目标。

今年3月,中国电信还与华为联合发布了天翼云3.0产品及服务,帮助运营商,提升天翼云的功能和性能。不知道,看到昔日的忠诚战友站到对立面上,心里作何感想。

开始起跑

起大早赶晚集,华为云计算一篓子辛酸故事

在亚马逊2006年开始以Web服务形式向其他企业提供IT基础设施服务(俗称云计算)、微软2008年推出Azure、阿里云2009年成立的背景下,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也很早就预见了云计算的前景。

很多人将今年3月华为宣布成立公有云业务部门,看作是起始点,一个月后,华为高管在其第14届全球分析师大会上放言:华为公有云必须三年超过阿里云;未来全球五朵云,华为居其一。但实际上,华为在云计算领域早已低调潜行了长达6、7年之久。在服务运营商的这些年里,华为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成长上受到运营商的限制和牵绊,有一篓子的辛酸故事。

资料显示,华为在2010年11月30日就举行过“云计算发布会”,任正非极为罕见地为发布会站台,并做出“云计算是一种新技术,就像IP技术一样,可以用在任何信息传播需要的地方。就像IP技术改变整个通信业一样,云计算也将改变整个信息产业”等论述,要求华为“在云业务上追赶谷歌,让全世界所有人,像用电一样,享用信息的应用与服务。”

这种“拧巴”的心态,在华为对外的表态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这场发布会举行之时,华为云已经成立,但一直作为一个二级部门隶属于华为产品与解决方案部。直到2017年3月9日华为生态伙伴大会召开,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向业界宣布,华为成立Cloud
BU,以公有云服务为基础,强力投资打造开放的公有云平台。再到2017年8月,任正非签发《关于Cloud
BU组织变动的通知》,华为云BU正式由产品与解决方案部迁移至集团下,升级为一级部门。然后到了2017年9月5日的华为全连接大会,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公开宣称,“华为决心打造世界上五朵云之一。”

2010年,华为就以集团的名义高调发布了云计算战略及其端到端解决方案并启动了“云帆计划2011”。当时,华为就意识到了云计算在未来商业社会中的地位,正在改变和重构传统企业信息系统架构,但当时华为的想法是需要帮助自己的客户——运营商,获得云计算市场的话语权。彼时还没有阿里云、腾讯云、青云、Ucloud等这些小兄弟,AWS也仅仅刚开始。但事情进展并不像想象的那么顺利,互联网厂商的快速迭代、加速扩张的攻城拔寨,让运营商无所适从。

以狼性文化著称于世的华为面向云服务市场公开喊话,一方面引发“狼来了”的强烈震动,另一方面也引发质疑——华为在公有云服务市场已经行动晚了,全球已形成亚马逊AWS、微软Azure、阿里云、谷歌云、IBM云五强格局,在中国则是阿里云、腾讯云、金山云、天翼云、百度云等厂商在争斗。

2015年,华为高调宣布进入公有云市场,时任华为企业云服务总裁的杨瑞凯开场时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只有38米的舞台,华为整整走了4年。”有时,试错比“错过”更重要,华为在云计算领域的主动放弃和“不作为”,让其与云计算运营商擦肩而过。这背后透露着无奈与辛酸。

其实,华为云BU总裁郑叶来在采访中也曾经告诉记者,成立Cloud
BU的时候,华为内部也有不看好的声音,“很多人都认为有点晚了,挑战太大。”

其实,与互联网流派的云计算厂商对比,华为是地地道道的“保守派”,对外的公关话术和基调也都谨小慎微,处处流露出“明哲保身”的商业哲学。近年来,华为经常提及到两个词——聚焦、被集成,在ICT领域不干通吃行业的事,聚焦云计算等领域,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甘当行业基础设施。哪怕今天已经刺刀见血了,还谦卑的说要做中立的云计算服务商,恪守业务边界。这就有些自欺欺人了。

根据IDC报告,华为云BU正式成立的2017年,中国公有云市场阿里云(45.5%)、腾讯云(10.3%)、天翼云(7.6%)、金山云(6.5%)、亚马逊AWS(5.4%)、UCloud(5.3%)、微软Azure(5.0%)位列前七,华为云归于“Rest
of Market(其他)”。

这种左右摇摆的心态,非常不适合瞬息万变的互联网化的市场。某种程度上看,公有云市场的竞争法则更像互联网行业,见招出招,快速反应,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这一点上,习惯了运营商市场以年为周期的战略制定和实施节奏,华为很明显跟不上节奏,往往容易错失机会。

最近两年多,华为云成长很快。在过往的采访中,记者数次面对华为云BU总裁郑叶来,提问最多的就是华为云的增长情况及未来目标。郑叶来曾披露,华为云2017年用户量和资源使用量增长了300%;2018年上半年华为云营收同比增长700%,合作伙伴增长45%、已发展云服务合作伙伴6000家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