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二零一四年的云总计,是一场互连网巨头们的多维战斗

近日,eNet联合Ciweek发布了《2017云计算企业百强榜》。得益于在互联网科技、大数据方面深厚的积累,互联网巨头们旗下的云计算产品表现十分亮眼。在榜单的前15%,互联网系云厂商占据了4个席位–阿里云、腾讯云、百度云、网易云在该榜单分别排第1位、第3位、第7位、第11位。相当于在互联网系云厂商中,网易云排名第四。

图片 1

2017年,云计算的“战争”依旧如火如荼。

2016年尚未结束,不少云计算厂商已经开始积极表功。

云计算的风口,互联网系云厂商优势明显

从去年就燃起来的价格硝烟依旧没熄灭,此起彼伏的“1分钱中标政务云”的消息,让人惊喜又惊吓。“喜”的是政府正在释放出接受公有云的信号,“吓”的是这种赔钱式的攻城略地;另一边,技术追逐的赛道同样是热火朝天,网易云一年内就在全国建了6家联合创新中心;阿里云、腾讯云在同一天宣布与英特尔合作,发布定制版服务器。

图片 2

据Gartner预测,全球公有云服务市场将从2016年的2092亿美元增至2017年的2468亿美元,增幅高达18%。而另一组数据称,中国2017年预计公有云市场规模约为150亿元。综合两组数据看,对比国外特别是美国,中国公有云市场还处于初步发展阶段,未来仍具有巨大的可挖掘空间。

不管是“占山头”还是“揽技术”,不可否认的是,随着云计算成为大数据、数字化,以及实现人工智能的基础,全面上云已经成为各行各业的共同选择。

先是亚马逊在AWS
Re:Invent大会上高调表示其云计算业务价值在1000亿美元以上,纳德拉也在微软年度股东大会上以2018年云计算业务营收达到200亿美元誓师。与此同时,阿里云加紧数据中心的全球化布局,腾讯、百度、网易、金山等一众互联网巨头们在云计算领域动作频频。

可以说公有云一直都是互联网企业所擅长的,云计算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是亚马逊,这家美国的互联网公司目前也是世界范围内的云计算龙头老大。像亚马逊、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网易这类互联网云厂商,于其他以传统硬件和软件起家的IT企业而言,他们在自身互联网业务场景、大数据上具有长时间的积累和经验,能够形成包括硬件、SaaS、PaaS、CaaS、运维等在内的综合行业解决方案,这点传统软硬件厂商望尘莫及。

于是我们看到,华为云成立云业务部,高调进军公有云市场;百度云整合ABC(AI、Big
Data、Cloud
Computing),想要通过AI打开与其他厂商的差异化竞争;阿里成立达摩学院,以期对云计算领域的技术革新;网易云在业界首推专属云,提供了公有云和私有云之外的第三条道路;兴业银行和掌上银行也开始发力金融云……

不同于创业者在直播、VR等领域热闹,虽然国内外云计算领域出现了UCloud、Salesforce等知名创业公司,可回顾整个2016年,云计算市场更像是一场巨头之间的战场。在此,笔者从云计算的现有格局、全球化策略、未来趋势等维度进行盘点。

而且在人才的比例上,技术密集型的行业更是遵循残酷的二八法则,20%的科技巨头公司吸引了80%的技术人才,而在中国这20%里面就包括以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网易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所以综合而言,互联网云厂商在云计算领域具有明显的优势。

好一派欣欣向荣的云上之景。

平台化和场景化,互联网巨头的不同选择

场景化云服务+专属云,网易云的破局之道

不过,纵观当前国内的云计算市场格局,正在逐步形成四股势力:以阿里云、腾讯云、网易云为代表的互联网系云,以华为为代表的传统IT云,以电信、联通为代表的传统运营商云,和以Ucloud为代表的创业云。

有趣的是,在近一年的布局中,相比于运营商和IT巨头们对基础设施服务的青睐,蜂拥而上的互联网巨头们已然表现出了三种不同的选择。

在国内,相比于阿里云和腾讯云,网易云算是一个后入局。但网易云能在对外开放不到两年的时间内挤入排行榜第11位,其原因更多在于,相比于”先动优势”,后来居上的企业更有机会利用先行者的大量试错经验以及长期市场教育的成果,在市场容量及企业客户预算充足的情况下,制定更加精确的产品战略路径。

四军交汇,互联网系或将成为主流

一类是以阿里云为代表主要提供IaaS服务的厂商。

网易云在开放之初,就提出了自己的独特的定位–场景化的云服务。如何理解场景化的云服务?

互联网系云这一股势力,内部也存在分化。以BAT为代表传统互联网巨头在云计算上布局早,也占据着比较高的市场份额。而在阿里、腾讯和百度这三家中,以阿里云领先优势最大,并且在不断扩大。根据IDC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中国公共云aaS市场份额调研结果,阿里云市场份额比2016年底上升7个百分点,市场份额扩大至47.6%。

得益于阿里一贯的平台式思维,2016年阿里在云计算领域终于选择平台化作为商业模式。简单来说,阿里云主要提供网络、计算、存储等服务,并以此来吸引PaaS和SaaS类的合作伙伴,同时自身又扮演者“应用超市”的角色,将自家及合作伙伴的PaaS或SaaS服务在其所建立的云计算平台上按需售卖给需要的客户。

据网易云的官方资料显示,他们所提供的”场景化服务”打破了云计算IaaS、PaaS、SaaS的划分方式,从基础服务、产品研发、运营、客服等等业务层面出发,解决具体场景下的需求。比如对反垃圾、防DDoS攻击服务等有需求的用户,可以直接选择网易云安全,对IM和视频有需求的可以直接选择网易云通信与视频服务。除了场景化云服务,网易云还有布局大数据领域的动作。

与BAT全面面向开发者不同,互联网系云的另一支走的是垂直化的道路。例如京东在自身业务的基础上,重点发力电商云服务。虽然面临着“国内阿里云,国外亚马逊AWS”的生存压力,京东云还是在电商云领域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而网易云虽然入局较晚,但是走出了“场景化云服务”的路子。也就是说,不在IaaS公有云上与巨头死拼,而是提供场景化、功能性的云服务来解决市场上多样的开发、运营等层面的需求,被称为“最后一公里的云服务”。这一思路下,网易上升势头明显,在eNet联合Ciweek发布的《2017云计算企业百强榜》中,网易云已经跃升至互联网系云厂商排行榜的第四位。

另一类是以网易、京东为代表提供场景化云服务的厂商。

在今年7月份刚刚结束的首届”网易云创大会”中,为发力中大头部的企业客户,网易云提出了专属云的思路,在网易杭州研究院执行院长汪源看来,专属云才是云计算的最佳形态。

第二股力量来自传统IT巨头,和互联网系云相比,他们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其中,华为凭借以电子设备为核心的主营业务所积累的用户资源、硬件能力和渠道优势,迅速在云计算领域占领优势,华为已经从我们印象中的“硬件厂商”全面迈向云服务。

对于此类商业模式,各家有着不同的说法,或是解决方案或是垂直化服务,而“场景化”似乎是在2016年比较流行的说法。举个例子来说,京东云选择了电商云、物流云、智能云、金融云等作为主要服务,不难发现针对特定场景的定位。无独有偶,网易云已经上线的网易蜂巢、云信、七鱼、易盾等有着同样的打算。

在网易云的官方解释中,专属云本质上是面向中大型企业的公有云,只是区别于一般公有云的地方在于,网易云专属云是在网易公有云里面为企业单独开辟在物理层面隔离的专区。”网易云专属云兼具了私有云和公有云的优势,同时有巧妙的避开了它们的缺点”,网易云专属云技术人员介绍。

由两大运营商:电信和联通组成的第三股势力很特殊,他们的主要客户来自于政府和企事业单位,这块庞大且稳定的市场让电信和联通稳稳坐牢各个云计算排行榜前五的位置。

第三类可以看作是前两类的合二为一,毕竟“通吃”早已是互联网巨头们熟悉的策略。这一类的典型代表就是腾讯和百度。

据了解,网易云专属云针对中大型企业的需求,会将更多的运维管理能力、运营管控能力向客户开放,让中大型企业客户的IT部门、CIO对这朵云有更强的控制力。也就是说,在传统公有云里面用户以往很难优化成本,但是在网易云专属云里面客户可以根据应用场景灵活控制这朵云的超售比例。目前,网易云专属云已经引起不少企业关注,相继服务了中顺易金融、易物研选、富聪金融等企业。

在互联网、传统IT和电信运营商的夹击下,也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创业公司,比如Ucloud和青云。对于Ucloud来说,本土云计算的激烈竞争,迫使他们“出海”寻求出路,目前拥有8个海外节点的Ucloud在国内也积累了一定市场认可。作为第四股力量的创业公司同样不能忽视。

一方面试图追赶阿里而在数据中心节点上动作频繁,有了这个基础,网络、存储、计算等自然而然的成了核心服务。另一方面,在国内云计算“一超多强”的布局下,腾讯和百度也看到了场景化云服务的商机,尤其是今年下半年发力的百度云,针对娱乐、金融、营销等行业推出了一系列的解决方案。

不可否认,云计算的竞争赛道未来还很漫长,网易云一入局即打造了”场景化云服务”、”专属云服务”等差异化的产品战略,不仅找准了自己的位置,未来也极可能会成为新的云计算巨头。

四股势力谁能更胜一筹?

值得一提的是,不管是平台化还是场景化,多半是互联网厂商在早期进入市场的不同选择,尤其是在阿里云一家独大的情况下,百度、京东、网易、金山等避免与之直接竞争的意图已经十分明显。

首先,拼价格。就目前的趋势来看,云计算行业内的价格战争仍在存在,如果这一趋势持续,资本雄厚的互联网系、传统IT系和电信运营商系,显然要比创业系云撑的更久。

可以肯定的是,阿里云等平台式玩家对PaaS和SaaS类合作伙伴的扶持必然会损害到其他互联网巨头的利益。

其次,拼技术。目前,四大类型都有投入自己的技术研发工作室:阿里达摩学院、腾讯科恩实验室、孵化网易云的网易杭州研究院、华为2012实验室、电信云计算重点实验室、创业团队研发组……技术还未成为拉开差距的决定性因素。

除此之外,这些互联网公司进军云计算领域的时候,或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大多选择了自建基础设施平台,而随着云计算的逐渐成熟也相继切入基础设施云服务。

但是,从互联网上半场积累的技术实力、技术人才吸引力和品牌潜力来看,互联网系还是具备相当的优势。最后,除了价格和技术以外,整个生态才是商业故事和利益的核心,我们也许可以大胆判断,从来都善于整合内外部资源的互联网系企业,能够凭借完整的服务能力和生态能力,在云上飞得更高。

比如京东云官网上把弹性计算、网络、数据库等作为主要产品,网易云也借网易蜂巢这一容器云产品,不断丰富数据库、CDN、对象存储等曲线进军基础设施云服务。

互联网系云上如何“翻筋斗”?

这也就印证了一个说法:“未来公有云市场存活下来的不会是几十家,而是几家。”似乎为现有的市场格局作出了一个预判,接下来的5年内,云计算市场的竞争将逐渐升温。

既然互联网系云这一类型有望在四股力量中取胜,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在互联网系的这片领空中,哪片“云”占据优势?谁又有可能扶摇直上成功突围?

其实站在客户的角度不难理解可能的结局,在云服务普及的情况下,跨平台无疑会增加服务的成本和稳定性。不管是场景化还是平台化,野心驱动下的云计算竞争终将殊途同归,2016年互联网巨头们做出的不同选择只是刚刚开始。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先来看看互联网系云玩家各自的布局。

走出去和走进来,中美云计算的竞争与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