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j8828.com】亚马逊如何强势杀入保险业

腾讯科技讯
9月10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微软将亚马逊进军新业务领域视为拉拢后者云计算客户的绝佳机会。在纽约举行的花旗全球技术会议上,负责微软全球商业业务集团的执行副总裁贾德森·阿尔托夫表示,信任是微软公共云计算业务增长快于亚马逊AWS的原因之一。

据国外媒体CNBC报道,微软近期表示亚马逊进军多种业务是给了微软一个“窃取”其云服务市场的大好机会。原因之一是这些行业内大多数想要使用云服务的公司不会想要使用竞争对手提供的服务。

原标题:亚马逊如何强势杀入保险业
来源:经理人网亚马逊在美国人眼中是“一家全球互联网高科技企业”“一家什么都做的公司”,现在却强势布局医疗健康行业和保险行业,力图打通医药、医疗服务和保险,推出精细化的一站式服务。文/保观今天的亚马逊在美国人眼中是“一家全球互联网高科技企业”,是“一家什么都做的公司”,它是全球最大的零售商,也是全球最大的云计算服务商,42%的网站由AWS云服务提供支持;亚马逊还推出了Kindle和席卷美国市场的Echo智能音箱,以及智能语音助手Alexa;为了给Prime会员提供福利,顺便成了在线影视巨头。为布局线下,亚马逊还斥巨资收购了线下连锁零售商全食超市。2018年,美国在线零售成交量的49.1%都进了亚马逊的腰包,亚马逊确实是一家当之无愧的巨头公司。近几年,亚马逊频频布局医疗健康行业和保险行业,不禁让人浮想联翩,这个巨头是要来改造保险行业和医疗行业吗?布局保险动作频频2018年5月,亚马逊领投入股印度保险创企Acko。Acko成立于2016年11月,意在运用新技术,把买保险变得简单,这一点和亚马逊的追求高度一致。2018年8月,路透社报道,亚马逊计划在英国新设一个比价网站,帮助英国消费者选择合适的保险产品,借此进入英国金融服务业。亚马逊选择比价网站是有原因的。通常,英国人购买车险时,就会打开比价网站比价。亚马逊的大名,加之多种多样的保险产品供挑选,对客户还是有吸引力的。不过,有知名度并不是成功的保障。谷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谷歌于2016年初突然关闭了旗下运营4年的保险比价平台Compare,原因是用户量过低。Compare是一个汽车保险、抵押贷款和信用卡发行相关的比价购物网站,和亚马逊要建的比价网站类似。亚马逊还和一家财险公司Travelers合作,共同推出了“智能房屋险解决方案”,客户在购买保险和智能家居组件包、智能音箱Echo时,可享受折扣价。共建医疗保险公司除了以上行动,亚马逊还搞了一个大事情,就是和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及商业银行摩根大通合建一家非营利性的医疗保险公司。今年3月,备受关注的这家医疗保险公司被宣布命名为避风港(Haven)。避风港最初计划为亚马逊、伯克希尔和摩根大通的120万名美国员工提供高质量而平价的医疗保健服务,确实是实实在在为员工谋福利。事实上,哪怕有保险,在美国看病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因为医疗服务和处方药的价格高昂。美国的医疗保健体系从不缺少诟病和争议。2017年,英联邦基金会对11个高收入国家的医疗保健系统进行了评估,而医疗保健开支最大的美国,连续六年获得最低分。报告结果显示,美国44%的低收入人群和26%的高收入人群认为,医疗费用昂贵是阻碍看病的主要原因。在美国看病贵的大环境下,避风港被外界寄予厚望。毕竟三巨头在各自领域的实力不容小觑,除了120万的员工基数以外,亚马逊的云服务是最好的数据平台,伯克希尔的医疗保险业务实力强劲,如果需要资金,摩根大通可以发挥作用。避风港官网显示,其希望借助数据和科技的力量,创造更舒适的就医体验和更好的医疗保健系统。健康技术招聘公司Oxeon
Partners的首席执行官Trevor
Price认为,避风港可能会搭建一个“基于风险的临床综合网络”,也就是一个综合医生医术水平、收费情况等的医生网络。然后,避风港可能会根据员工的具体情况来分配合适的医疗类型——急诊诊所、医疗专家或远程医疗预约。此举可以避免员工遇到收费过高的医生和医术不精的医生。Trevor
Price指出,避风港也有可能和医院、诊所签约,按照他们提供的医疗服务质量付费,而不根据接待病人的数量或检查费用支付费用。避风港在官网发布的信息印证了Trevor
Price的猜测:避风港有兴趣和临床医生及保险公司合作,改善整个医疗保健系统,共同为病人提供更好的服务。避风港在努力修正一些常识,采用创新的方法解决问题。比如,让病人更容易获得初级护理,把保险变得简单易懂、方便易用,让病人吃得起处方药。事情看起来不止是为百万员工谋福利那么简单。收购网上药店PillPack继合作成立医疗保险公司后,2018年,亚马逊又给行业投下一枚重磅炸弹——宣布收购2014年成立的网上药店PillPack。PillPack将自身定位为“新式药店”,基于医嘱,将不同病人的药方按照一次所需的剂量分小包包装,连同其他比如吸入器、维生素、测试用品等直接寄送给病人。它以客户为中心,完全改变了传统药房的模式。这种线上药房以及配送方式特别适合需要每天固定服药的病人,比如慢性疾病患者、有保健需求的人和老年人。此项收购使亚马逊与连锁药店、药品分销商和药店的利益管理者展开直接竞争,引发行业巨震。收购完成后,亚马逊并没有表明其具体意图。而PillPack开始在美国的更多州申请许可。2019年,亚马逊任命拥有14年经验的资深人士Nader
Kabbani领导新的医药业务。Kabbani帮助建立了亚马逊的Kindle自助出版平台并担任物流和Flex业务的副总裁,现在是“消耗品及特殊项目的副总裁”。除了在网上销售处方药,亚马逊已经在向诊所和医院销售医疗用品和设备,并希望扩大这一业务。早在多年前,亚马逊就与Cardinal
Health等美国最大分销商建立了关键的合作关系,并申请了各州必需的许可证。另外,亚马逊的AWS云业务加强开拓医疗保健领域的客户,并承接健康数据负载和分析,亚马逊的语音助理Alexa则将通过辅助医师诊断、发挥药物提醒等功能,推进家庭医疗的发展。未来,亚马逊有没有可能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整合各项业务,打通医药、医疗服务和保险,推出精细化的一站式服务呢?答案不言自明。附文:客户体验是关键据管理咨询公司凯捷发布的2018年全球保险报告,全球有接近30%的人更愿意从大型科技公司购买保险产品,而不是从传统保险公司,因为后者的客户体验不好。客户体验一直是科技公司的专长。近年来,苹果、谷歌、亚马逊等科技巨头纷纷进入医疗保健领域和保险领域,寻找科技与医疗保健、保险的结合点,顺带改变传统行业。亚马逊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本文首发于《中国保险家》杂志2019年第三期刊)

阿尔托夫称:“亚马逊目前正在进军多个行业,他们此举相当大胆和开放。我的意思是,贝索斯会说:‘看,你们的利润就是我的机会’。这是有确凿证据的,他对零售业、金融服务以及医疗保健行业都感兴趣。”

www.hj8828.com,周四在纽约举行的花旗全球技术大会上,负责微软全球商业业务的执行副总裁贾德森·阿尔特霍夫指出,用户的信任是微软云服务业务增长速度超过亚马逊的原因之一。

在收购全食超市和推出Amazon
Go便利店之后,人们很容易理解亚马逊对零售业的兴趣。不过,这种扩张已经开始帮助微软。今年7月,微软宣布与沃尔玛达成一项为期5年的协议,涉及云计算业务。微软云计算服务的其他客户包括Costco和Kroger。当然,AWS也有自己的零售客户,包括Brooks
Brothers和Under Armour。

阿尔特霍夫表示:“亚马逊现在正在同时进入多个行业。我认为他们这样做是非常开放,也是非常大胆的。我的意思是,杰夫贝索斯会认为每个市场上的微弱毛利都是亚马逊的潜在机会。特别是在零售业以及金融服务和医疗保健行业。”

亚马逊对金融服务的兴趣似乎还不太明显。该公司过去曾推出过一些金融服务产品,包括Amazon
Cash、Amazon Lending以及Amazon
Pay。但高盛分析师今年早些时候表示,该公司似乎不会建立全面的银行服务。

亚马逊收购Whole Foods和建设Amazon
Go便利店的行为已经向所有人表明了自己进军零售业的想法。进军本不属于自己的领域无疑是需要投入大量精力的,即便是亚马逊这样的顶尖科技公司也难以在开拓新行业的同时保持自己在云服务领域的一流水平。亚马逊的精力分散已经开始帮助微软增加自己的云服务市场份额了。7月,微软宣布与沃尔玛签订一项为期五年的云计算协议。其他Microsoft云客户包括美国最大的连锁会员制仓储量贩店好市多和美国第三大零售集团克罗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