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亚马逊云计算业务CEO:AWS正在自我重塑中改变游戏规则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亚马逊AWS云服务部门的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说,降低向客户提供的各种公共云工具的价格是非常简单的,但是要做到能够承受低价竞争则相对难很多。

图片 1

随着亚马逊在公共云市场上与阿里巴巴、谷歌和微软等大型科技公司展开竞争,定价是这场战斗的重要环节。将存储和工作负载迁移到云端的公司通常会将其运营支出的很大一部分花费在基础设施上。

消息,据外媒报道,亚马逊云计算平台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Andy
Jassy)日前接受媒体专访,谈及他对云计算服务未来、竞争、市场变化、客户需求以及相关争议等问题的看法。

“其实降价真的很容易。”贾西周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但是,要做到能够承受低价竞争则要困难得多。”他说,在过去十年中,AWS云服务已经降价70次。

亚马逊云计算平台AWS正在经历自从其推出以来规模最大的重塑,从其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Andy
Jassy)的眼神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位不安于现状的企业高管。

亚马逊还试图在云服务覆盖的地理范围和可用的工具种类方面超过竞争对手,保持领先地位。

在不久前AWS年度大会Re:Inventent上,贾西接受了媒体专访,谈及他对AWS愿景和未来发展方向的最新见解、云计算行业的影响、不断变化的客户需求和最近不断加剧的竞争。

贾西说:“我们比大多数公司更注重长期发展。我们正在努力建立一种比我们所有人都更长久的业务和各种客户关系。因此,我们认为,如果我们帮助我们的客户做更多的事情,帮助他们获得成功,即使这意味着我们的利润率下降,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将获得更多的利润。只要我们的客户变得更成功,我们最终就会变得与他们更息息相关。”

简而言之,AWS正在改变云计算领域的游戏规则,并在这个过程中自我重塑。亚马逊始终享受并继续主导着开发者和初创企业的信息技术领域,它已经成为衡量世界上其他所有同类服务的标准,包括中小型企业、大型企业和公共部门。

贾西指出,一大批初创公司正是利用亚马逊的AWS云服务成长起来的,如在线旅游租赁服务Airbnb,打车服务公司Lyft,图片社交网络Pinterest,金融资产交易中介公司Robinhood和办公交流应用Slack。

成立13年多以来,AWS始终保持着快速增长,致力于颠覆其所在的行业。AWS占亚马逊所有运营利润的71%,但现在它面临的竞争正在加剧,而且争议也越来越多。

贾西说:“我记得,在2007年和2008年,当我们经历经济衰退时,很多风险投资家都发来了非常悲观的电子邮件,他们说,‘不要指望得到资金。’但实际上,现在初创企业的数量一直在增长,因为人们可以在AWS上尝试他们的创业想法,而不必筹集资金来支付数据中心和服务器的费用。”

作为价值数万亿美元、根深蒂固的企业IT市场中相对较新的进入者,AWS将面临更大的挑战。而为了保持领导地位,它必须持续保持创新。随着云计算市场改变行业结构,我们认为许多下一代领导者将是在云计算领域诞生的新公司或在云端重生的现有企业。

“无论你的使用量是多少,你每月只需要支付大约80美分或1.50美元。因此,我们有很多公司试图在我们的AWS基础上建立业务,只有当他们获得成功的时候,他们才能给你支付可观的费用。”

但是,目前大多数讨论仍然围绕着哪家云计算公司正在取胜,哪家正在衰落,以及谁在并购等,而不是云计算行业正在发生的、真正的业务和技术转变,以及谁将最好地支持它们。贾西表示:“到目前为止,我们在这个领域拥有最大的企业业务。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功能差距正在扩大。“

本周早些时候,有报道称,在2018年,Pinterest在AWS上花费了约1.9亿美元。

尽管AWS已经取得了财务和技术方面的成功,但贾西并不认为这是围绕AWS和行业最重要的对话。这实际上与云计算如何使组织能够全面实现自我转型有关,无论他们当前的规模如何。

贾西说,亚马逊自己从甲骨文数据库软件迁移到现有AWS云服务的工作已完成了88%,这项工作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完成。

贾西说:“我认为有些行业领导者将重塑自我,成为未来的解决方案。然后他们中的某些企业将成为全新的创业公司。这些公司今天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但其中许多今天已经不存在了。”

贾西说:“我们在一个非常早的阶段创办了这家公司。我们当时使用了甲骨文的服务,而现在要真正摆脱甲骨文,还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许多客户也有同样的感受。因为许多客户正试图从甲骨文或[微软]SQL
Server等传统商业数据库提供商转向Aurora等更新的云服务上。”

当今成功的行业领导者都在投资云计算技术,将其作为重塑业务模式的核心基础,正如市场份额增长、轰动性的首次公开募股(IPO)以及财务表现所表明的那样。新的业务和技术模式与传统行业领导者的模式有很大不同。从金融服务到公共部门,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以软件即服务或云端SaaS应用程序的形式凸显其价值。

核心AWS服务——用于远程执行计算任务的EC2和用于数据存储的S3——于2006年问世。贾西说,AWS现在有165种不同的服务可用。

这些在云端构建、支持云计算服务的公司正在现有的行业细分市场上翻转脚本。例如,Stripe已经改变了支付行业,Robinhood在金融服务市场也在做同样的事情。DoorDash和更多公司都在云端诞生,它们从那些没有利用云计算、发展缓慢的老牌公司手中接管了市场。

AWS已经成为亚马逊整体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2018年,该部门创造了256.6亿美元的营收,占亚马逊总营收的11%,高于2017年的占比10%。AWS的增长速度从2017年的43%加快到了去年的47%。

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预测,这些以及其他的成功公司已经带来了云计算市场的蓬勃发展。到2019年,云计算市场的价值应该会达到2140亿美元。在这个市场中,行业分析师将“三大”云计算服务提供商独立出来,似乎它们的运行速度大致相同,这已成为司空见惯的事情。

但事实上,他们并非并驾齐驱。微软Azure和谷歌Cloud
Platform已经为自己划出了合理的定位,但他们正在大举投资,试图让AWS保持在可追赶的视线之内。例如,微软和谷歌似乎都在推动混合云方案,试图放慢创新的步伐,以满足他们的速度。

但AWS已经并将继续拥抱混合云计算服务,去年该公司宣布了AWS
Outposts,这为公司提供了一种在本地分销AWS的方式。贾西称:“客户非常渴望看到AWS
Outposts的普遍可用性,以帮助他们向云端迁移计划。”

这正是贾西在2015年接受采访时所预测的。他当时称:“我们的观点是,将来只会又很少的公司拥有自己的数据中心,而那些仍在运营的数据中心将覆盖很小的范围,绝大多数工作负载都将转移到云端。我们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多事情要发生。”这与今天云计算市场上正在发生的事情几乎一致。

尽管云计算正在改变一切,但它仍然只占IT总支出的5.6%,Gartner预计今年的IT支出将达到3.8万亿美元。而且这仅仅是个开始,因为只有20%的企业工作负载迁移到了云端。因此,更多的企业转向云计算模式将带来巨大的增长。

云计算转型

对于想要迅速加入到云计算未来的企业来说,是时候进行反思了。这不是过渡到云端的问题。过渡的规模很小,仅仅意味着增量。对于希望捕捉云计算爆炸潜力的组织来说,是时候考虑转型了。

现在是时候拥抱下一波云计算大潮的时候了,否则就会被它压垮。当我们详细讨论是什么让云计算显得如此重要和具有历史意义时,这是贾西阐述的关键观点之一。尽管他多年来始终在说,云计算将影响所有企业,但现在很明显,他对云计算和AWS技术和业务模型的愿景远远超出了今天的公共云范畴。贾西的愿景是将AWS扩展到任何地方,能够从任何地方访问计算、存储、网络和人工智能。

简单地说,这是一种“Amazon
Anywhere”策略,在云中,在边缘,甚至在你的数据中心中无所不在。

但不知何故,贾西的愿景现在看起来似乎发生了改变。他看到公司在转型中踌躇由于,最终满足于更多零碎的转型。然而,这种方法存在的一个问题是,当公司进行渐进式改进时,世界并不是静止不动的。例如,出租车行业多年来始终忽视了那些让消费者生活更轻松的事情,比如接受信用卡付款,甚至在需要的时候更容易找到出租车。虽然感到犹豫不决,但Uber、Lyft、Ola、MyTaxi和其他公司的介入,完全改变了叫车服务的运作方式。

或者以Peloton为例,看看它为健身行业所做的一切。亦或者Pinterest之对于视觉搜索、Airbnb之对于酒店行业,或者是某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创新,它们正在颠覆那些认为“渐进式”就足够好的、既定的、发展缓慢的行业。

贾西宣称,云计算已经完全“颠覆了商业和创业模式”,“企业和初创公司更愿意在新的商业想法上冒险,因为在AWS和云端尝试一系列不同迭代的成本要低得多。”

对于企业来说,这是一种新的业务模式,可以帮助他们更像创业公司那样运作,而启动项目的成本更低,产品/市场适应更快,灵活性更强,员工人数更少。

贾西说:“如果你是一家成立已久的企业,你只是通过目前的细分市场份额来看待你的世界,你不会认为一家你从来没有听说过,或者可能现在根本不存在的创业公司,可能会用更好的想法颠覆你所从事的业务,而且你还没有进行快速的试验和迭代,你会发现自己走到了这个等式的错误一端。”

贾西还称,这并不是把婴儿一步一步带到云端,“企业意识到,如果他们想要随着时间的推移成为成功的、可持续发展的公司,他们不能只做微小的、渐进的改变。他们(企业)必须考虑客户想要什么,以及随着时间的推移需要的客户体验。而且,通常情况下,这需要相当大的改变或转型。”

CEO与CIO引领转型

这说起来容易,但主流企业如何做到这一点呢?他们仍在摸索几十年的遗留观念,祈祷没有人改变固有的基础设施,否则整个系统都会崩溃。贾西在专访中被问及:对于想要真正实现自我转型的公司来说,最重要的几件事是什么?

他回应道:“转向云计算的最重大挑战都不是技术方面的,而是关于领导力的,更具体地说是执行领导力。你必须让高级领导团队保持一致,并确信你会做出改变。一旦团队达成一致,你就必须设定一个积极的、自上而下的目标,迫使组织比其他方式更快地行动。”

据贾西称,首席执行官负责引领云计算转型是云计算行业的重大变革之一。他说:“今天的CEO们比过去更多地参与到具体事务中来。在AWS成立的头10年里,很多行动、试验以及转型都是由沮丧的开发者、工程经理、建筑师或业务线经理推动的。如今这种情况仍然存在,首席技术官的介入稍晚一些,但在此之前,CEO并没有太多地参与决策。现在不再是这样了,今天,这比以前更多地受到自上而下的驱动,它们都属于重大的战略决策。”

根据贾西的说法,重要的是,高级领导者在被告知“我们正在利用云计算做很多事情”时,需要检查它并说,“好吧,给我看看。”他们需要让他们的团队承担起责任。

云计算竞争加剧

AWS面临的竞争正在加剧,但贾西和AWS似乎并不对此感到慌张。他说:“这就是我们在绝大多数正面交锋中取得成功的原因,(而且)与其他提供商相比,围绕AWS的合作伙伴社区更为重要,这让组织在选择构建AWS时拥有了更多的选择(和能力)。”

亚马逊的规模使很多人能够做以前无法做到的事情。现在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这个时代不仅仅是关于计算和规模,而是关于云端发生的事情。这是贾西所看到的,他的竞争对手似乎在这方面的表现并不出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追赶,但他们大都失败了。

正如贾西在公司2018年Re:Inventent大会上指出的那样:“AWS的收入增长速度是微软整体业务的两倍多,而微软是AWS在云计算领域仅次于它的竞争对手。”或者,正如贾西在采访中所说的:“我们的绝对美元增长率比其他任何人都重要得多,即使是在更大的绝对规模上也是如此。”

他补充说:“如果你仔细观察不同平台拥有的能力以及具有最多能力的功能,我认为功能差距正在扩大,我们的技术比第二大供应商领先大约24个月,而第二大供应商明显领先于第三大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