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这一路,UCloud 选对了什么?

一、危机分散法则:业务安全的重要性

华琨曾在采访中讲到,早在2011年的7月,两人就已有创业之意。当时的华琨,就任于腾讯云平台部,为外部开放平台技术实力不够的第三方团队做底层架构支持。

图片 1

传统互联网是个正在被唤醒的巨大市场,华琨表示“消费互联网是互联网巨头的战场,产业互联网是创业公司的沃土”。如今,很多传统企业都有意识地用云来改变企业的商业模式以及生态。

在企业市场拓展初期,业务上线前,首先面临一个问题:云服务选择哪家?A还是B?该企业最终的抉择,很可能是助力自己快速发展,且性价比最高的一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牛透社”,作者 小七。

伴随国内云服务市场日益成熟,基础云服务市场格局渐定,在UCloud、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等国内云服务商间的多云部署,正成为上云企业的下一个必然选择。

UCloud 创始人amp;CEO 季昕华

二、云服务发展趋势:数据大融合的推动

2011年,在一场名为《云计算推动互联网创新发展》的演讲中,季昕华提到:云计算是可以推动互联网创新发展的。

多次云服务商的事故,更加让企业知悉,业务部署单一云服务商,一旦出现问题,所造成的损失及影响往往更大。由此,企业也将遵循“不能将鸡蛋放同一个篮子”法则,选择多云服务。如企业可将业务参照横向流量分发模式,将外部流量按照一定分配,分别放在云服务商A、云服务商B,甚至云服务商C,当一家云服务出现问题,通过云服务自动扩充,快速将发生事故云服务商的流量转移到其他家云服务上面,有效避免因某一家云服务商出现事故而影响企业自身业务。

于是,他们选择进入那些足够大又足够分散的传统行业市场。华琨说,市场足够大,意味着有很大的拓展空间;而足够分散,意味着即使巨头进来了,也吃不下来,比如政府、零售、教育等。传统的教育行业,如高校、K12、教育局等,真正进入市场的规模,可能只有百亿,但事实上对
UCloud 来说已经足够大了。

实际上,在企业云计算概念普及较早的欧美,多云服务已成为常态。国外企业就比较常见多云组合模式,依据网络调研公司Kentik针对上云企业的专业调查,33%的受访者表示至少用了一家公有云,40%的受访者表示至少使用了两种云。

显然,“中立”不仅是双方企业的价值观,更像是一种催化剂,让企业间形成微妙的化学反应。共同成长,携手走向技术驱动业务的伟大时代。

当企业上云再面对云服务商选择,不应是简单“A or B”式的单项选择,而应该是“A
and B,亦或者“A and B and C”。

后来盛大因为陈天桥身体原因,发生战略调整,从云计算收缩阵线。

其实,伴随我国云计算不断成熟,云计算服务也逐步标准化,一些主流云服务商开始从争夺用户向更良好服务方向努力,比如在多云部署上的推进。早在几年前,国内领先的中立云计算服务商UCloud优刻得就已向中小企业科普多云部署概念,并同步提供多云服务方案。至今UCloud凭借中立、安全、可信赖已为10万+用户提供服务,很多企业在选择其他云服务商的同时,依然选择UCloud作为多云部署。

期待更多中国 To B 创业者能走出差异化道路,未来成长为一个更伟大的公司。

未来多云服务正成为企业的必然选择,而再次触惊企业神经的或是最近频发的云危机:尽管多家云服务商承诺99.99%的安全可靠性,单单2018年国内外基础云服务商出现多次事故,被各渠道披露的就达七八起,而这些还仅是被暴露出来的,未被披露的或许更多;2019年年初,又有几起公有云服务商出现事故。

季昕华听完故事,回到上海立马安排研发团队制作“可信数据流通”平台。这个平台就好像是搭建一间屋子,让数据的所有方和需求方可以进行分析,但互相不拥有对方数据,且分析过程“安全可控”。

企业流量分发模式多云部署

百度云更是提出“ABC+X”战略,完善 AI
工业化公式,在智能计算领域推出多达18款全新产品。

对基础云服务商而言,走过前期的IaaS时代的剑拔弩张、激烈竞争,云服务商已迈入,与平台上层SaaS应用伙伴结合的生态时代。随着数字化经济到来,基础云服务商上层行业应用逐步丰富,各种跨企业、跨业务甚至跨平台的数据流通正日益频繁。

面对巨头携生态与资金带来的巨大冲击,创业之初的 UCloud
为拓展市场、更深入的了解客户需求和痛点,建立了业内公有云第一支直销团队,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

当企业市场得到一定程度发展,业务趋稳定性运营,再回到开篇的问题:云服务商选A还是B?该企业应该选择A
and B。

不过其实最先出走,试图避开巨头锋芒的并不是
UCloud,而是那些中小游戏企业。他们的身影从中国香港、中国台湾,走向越南、印尼等东南亚地区,甚至出走到非洲,UCloud
也整船扬帆,为这些企业提供本地化的基础设施服务。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差异?跟企业自身业务发展及产业环境变化,都有很大关系。初期发展的企业,业务重点都在业务的上线及快速扩展,不会有太多精力应对多家云平台同时上线;而当企业业务发展到一定规模,企业开始由原先的追求市场拓展速度到追求业务数据稳定,以及用户的良好体验。这需要企业的多云部署。

第一,云计算可以提供一个能够降低创业门槛的基础技术平台,使得创业者有更多的业务;第二,弹性付费,有效降低创业公司的费用;第三,可以通过海量支撑,有效支持创业公司业务快速发展。

比如伴随智慧城市及区域城市群一体化建设,将是多地区多行业,跨业务、跨平台的多维度、多层次大数据融合,一家云服务商的生态不可能覆盖所有业务,为增加数据流通效率、提升良好体验,这时就需要不同云服务商间不同生态下的多云服务——多云部署正成为推动数据大融合,有效提升企业良好服务体验的有效解决方案。

那时,云计算刚刚兴起。

同时,UCloud 最早将市场下沉至传统行业细分领域,向增量市场寻找机会

第二件事,是希望真正能够把数据流通做起来,作为产业基础。毕竟,没有数据流通就没有信息社会,信息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数据。衷心希望数据不仅能够在国内流通,还可以跨国家流通,让数据发挥生产要素的重要价值作用。”

2012-2015年 选择行业

在美国,无论是企业服务还是云计算,都要比中国发展得要更早更快,有几十家甚至上百家企业已经上市,但中国目前来讲几乎没有。其次,美国市场在火爆中蕴含巨大机会,中国市场相比较而言虽体量庞大,但也更加复杂。

腾讯云推出针对18个重点行业的 To B
作战地图,升级城市发展解决方案“WeCity”,持续全面拥抱产业互联网,并开放数据中台和技术中台。

打开密码箱,是码放整齐的一摞摞硬盘,双方现场解锁分析。分析过后还将硬盘当场砸毁,自证清白没有带走对方数据。

图片 2

2009年,应陈天桥邀请,季昕华加盟了这家被称作“中国互联网的黄埔军校”的盛大。他希望可以让除了游戏之外的公司也到开发平台上来,让有能力写代码的人赚到钱。

To B
是条漫长而又布满荆棘的路。云计算从2008年进入中国,到现在已走过十一年。从备受质疑,到毋庸置疑,正是这群创业者的坚韧,让云计算迈进大众的视野,并被接受和追随。

这一阶段云计算创业企业都受到一定冲击,巨头开始进军云计算领域,他们一方面通过价格战血洗市场,甚至出现1元中标事件;另外一方面,通过收购买走了大批云计算的下游客户。随着国家对游戏、直播、O2O
等监管政策的收紧,这些领域的客户发展也非常不稳定。

关于行业的选择,起初 UCloud 通过分析 APPStore 畅销榜,寻找最佳应用领域。

当牛透社的记者问到:“一旦到深水区之后,公有云会不会变弱?”

而在巨头的重重包围下,不管是团队还是领域,不管是用户还是行业,UCloud
的每一步都踩在风口上步步为营。

第一,坚持直销模式。

2012年,季昕华从盛大离职,筹建自己的云计算公司——UCloud

04 小结

长期来看,云计算行业的市场空间广阔,云计算在国内的渗透率还较低。根据 IDC
报告,2018年国内公有云市场规模则达到71.85亿美元,预计2018年至2022年我国公有云市场复合增长率达39.91%,在2022年市场规模将达到275.31亿美元。

上市后,UCloud
还会增强政企客户的开发,利用安全屋产品解决政企数据流通需求,带动云计算产品销售,以扩大企业知名度,推进政企客户的收入贡献。

UCloud
与卓志集团的合作,便是“中立”的“最佳实践”。卓志集团是一家跨境电商服务商,而它的自身定位是一个独立的供应链服务商。无论是供应链,还是电商领域,皆有巨头服务商盘踞。如果不能守住边界,做到独立,就会沦落为某个企业的附庸,丧失中立性的公司注定无法持久而独立地生存。

在巨头的强势夹击下,UCloud 剑走偏锋,打出差异化竞争。

有人说,在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史上,盛大可能是最被低估的公司,没有之一。

2018下半年至今 中立的差异化

于是在见面的当天,双方似乎上演了一出《上海滩》里的戏码。几个人拎着偌大的黑色密码箱,神秘地进到同一个房间,互相问“带来了吗?”这派头,就差对暗号了,活像江湖人士暗中接头。

到2017年,出海的中国企业已成浩浩荡荡的大军,除了游戏,还有在中国互联网人口红利降低后,寻找新金矿的电商、社交、直播、金融科技、智能硬件等企业。UCloud
的出海版图也随之迅速扩大。目前,UCloud
已在全球5个洲,建立了32个数据中心。

盛大云的牵头人就是季昕华。从2009年入职起,就全面负责盛大云计算平台的研发及管理。

阿里云提出全面上云,并祭出飞天云操作系统、飞天大数据平台、阿里巴巴双中台和
AIoT 智联网等四张王牌,
“被集成”的首张成绩单公布了与合作伙伴联合推出的100多款行业解决方案。

APP Store 畅销榜,是根据 APP
活跃度及收入进行综合排名的,当时排名前十的基本都是游戏。UCloud
就此发现了游戏对云计算的庞大需求,很快出手。

UCloud
最早的出海业务发生在2013年,一家手游公司主动提出要将游戏复制到香港,问
UCloud 有没有机房。在意识到其中的商机后,UCloud
就在香港建了一个数据中心。一年后,也是因为客户的需求,洛杉矶数据中心落成。2015年之后,腾讯云和腾讯
IEG 入局,开始搅弄风云。

季昕华做 CEO,华琨做 COO,那么 CTO
的职位就空缺了下来,这让华琨想到了他在开放平台的老搭档莫显峰。华琨找到他,仅十几分钟的时间,莫显峰就答应加入他们的创业团队。

公有云的商业模式尽管需要大规模投入,却也蕴藏着天然的吸引力和巨大的价值: